体验云相亲,小心“杀猪盘”

2020年中秋国庆双节叠加,赏月、聊天……享受家人的温暖是让人向往的事情,可这样的重大时刻,怎能没了催婚?额,好吧,在研究父母的社交圈后,我们不得不尴尬地主动或被动地走上相亲交友的道路,可前路艰险,显然让不少对爱情充满期许的年轻人措手不及(www.bLeg.cn)。

01

高速成长的云相亲 市场

七夕刚过,视频恋爱社交平台“伊对”与北京市婚姻家庭研究会在这一天共同发布了《2020年中国“云相亲”中的单身小城青年情感调查报告》,根据报告的数据来看,“云相亲”正在成为小城青年解决婚恋问题的重要渠道。

根据珍爱网最近发布的《2020年单身男女云相亲行为图鉴》来看,单身男女每天至少会用23分钟进行云相亲,高峰期在每天21点~22点。今年上半年,超过30000名单身男女通过云相亲脱单成功,其中80后、90后是主力军。

而社交软件探探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95后社交观念与社交关系调查报告》(以下称《报告》),数据显示,超八成的被调研用户将社交软件作为拓展人脉圈子的重要途径,其中25.2%的用户表示使用社交软件很频繁,58%的用户选择通过社交软件来寻找伴侣,而高学历人群相对更钟爱线上社交,女性用户较之以往在社交软件上更为活跃;此外,对于线上聊得来的网友,48.6%的用户表示愿意线下见面。

如今,“云相亲”从潜在刚需走到台前,嗅觉敏锐的企业早早就开始跟进,不仅珍爱网这样的传统相亲交友平台大力开展APP线上相亲,糖呗、伊对等新型交友软件也快速崛起,映客这样的直播平台也开始探索在线相亲、内容电商等新领域,推出对缘等音视频产品。

以映客主打下沉市场的交友APP“对缘”为例,其已成为云相亲赛道的头部产品,月均达成相亲百万次。

对缘云相亲的模式集匹配精准高效、打破时空局限,视频直观交流等优点,满足了下沉市场2亿以上小镇青年强烈的交友需求,增长潜力巨大。

此外,产品也为红娘群体提供了新型职业平台,创造了在线红娘这一新兴职业,目前,对缘已有数千位全职红娘,其中,王牌红娘占比达17%,人均月薪超万元。

02

每 晚有上百万人在云相亲

“云相亲”应用到底有多火爆呢?进入“伊对”房间后,轩爸感觉自己走进了另一个网络世界——

有人躺着相亲、有人在高铁上连麦、有人在送快递的间隙匆忙做自我介绍……各式各样的“奇景”正在时下最为流行的视频相亲直播间上演

2块钱即可上麦,换一个“碰眼缘”的机会——门槛陡然降低的线上相亲,激活了这个传统刚需。

有媒体采访时,一位在线相亲从业者表示“每天都有数以百万的人群在云端相亲,将‘终身大事’寄托在虚拟平台上。毕竟,和下半辈子的幸福相比,花2块钱买一个可能性实在算不上什么。”

轩爸“负重”注册登录伊对、对缘并潜伏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似乎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多一些?!

《2020年中国“云相亲“中的单身小城青年情感调查报告》显示,女性对视频相亲的评价好于男性,在选择“更好”的人中,女性比男性多7.4%。

当然,这些偏好并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费用,你以为云相亲真的是2元钱能解决的事儿?

03

五花八门的花钱理由

相亲约会,哪有不花钱的,云相亲显然也要有付费的觉悟。

前面提到的“2块钱即可上麦”其实是最简单的花费,想要在相亲房间里引起女嘉宾注意,没点鲜花礼物什么的,显然说不过去。

除此之外,“喜欢你”是快手直播间的一个礼物特效,需要298快币。特效触发后,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虚拟王子形象飘过来亲吻女嘉宾的脸,四周飘落梦幻般的白色羽毛——这意味着“约见”有戏了。

在轩爸的理解中,云相亲里面的“红娘”角色不仅负责为了爱情牵线搭桥,更需要鼓励嘉宾互送礼物,这个礼物嘛,费用大家觉得便宜吗?

云相亲更是直接推动了一个新的职业——线上红娘。

笔者观察到,线上红娘这一职业收入也十分可观。从对缘软件中的公开数据来看,平均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多数全职红娘更能达到上万元的月收入。陈诗诗(化名)作为对缘王牌红娘,月收入更是达7万元。

除了虚拟的礼物之外,会员必然是不可能绕过去的门槛。

注册会员,按照大众的理解,这平台给匹配的对象应该是一些更精准、更真实的用户,而且红娘服务也会更好一些,可事情显然没有按用户想象的方向走。

04

想法很好,问题不少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相亲APP充当了传统红娘的角色,通过赚取服务费获得收益。在科技时代,数据撮合成为网络婚恋交友APP可量化、标准化和复制的生财之道。这门看上去有些传统甚至普通的生意,却创造了相当惊人的营收数据,以百合网为例,根据公开财务报表,百合网2018年净收入6.12亿,这其中包含世纪佳缘在内(2015年12月7日世纪佳缘宣布与百合网合并)。

以会员、服务费为例,婚恋交友APP从线上到线下,会不断鼓励普通用户充值成为会员,除天花乱坠地描述未来可能但不一定能实现的相亲交友前景外,更鼓动用户通过信用卡、花呗等缴纳高额会费,相对于10元、20元的QQ、视频会员会费,18888元、28888元这样的会费在婚恋交友APP上并不鲜见。

虽然婚恋交友APP会费和服务费已经相当高,可赚钱这个事情显然没有够了一说,而且从诱导性充值会员服务费开始,婚恋交友APP对于金钱的获取就走得有些偏了。

诱导消费:这或许是当下云相亲APP问题最轻的一项了。“充值高额会员费,匹配优质会员,几个红包就把会员费成本赚回来了”——当婚恋交友平台用户抱着这样的心态成为会员时,平台自然也就有了可趁之机。

红娘蛊惑“刷礼物”、有人扮“托儿”哄抬、系统冒充异性发信诱导付费查看,只能算是“基础坑”。高级会员起步价6888元,结果“这个等级一般不会得到公司重视”。数万元乃至十几万元“私人订制”忽悠造梦,更让一些人赔了钞票、又搭感情、竹篮打水一场空。

太原的刘女士说,之前在一家老牌婚恋网站的App注册之后,工作人员很快便联系到她,并诱导她花7000元购买了服务期半年的会员服务,期间介绍了6位男士。然而,服务期过后,刘女士仍未“脱单”。事后,刘女士了解到有些男嘉宾其实是“托儿”。

成为“猪圈”的云相亲平台:一些婚恋网站和App恰恰未实行实名注册,或是“有实名无验证”,平台倒是迅速“拉人头”,可用户名、年龄、地域、学历、收入等随便填,给造假留下各种空间。

不法分子通过买号、养号,在婚恋交友平台上寻找目标猎物,通过性别、年龄、学历等虚假个人基本资料将自己包装成“高富帅”或“白富美”,选择渴望获得爱情的男女进行钓鱼诈骗。众多缴纳高额会费在相亲交友平台上渴望获得爱情的单身男女青年,成为不法分子眼中“爱情圈养的猪”,养肥了就会“杀掉”,而婚恋交友网站和交友APP被称为“猪圈”、聊天工具被称为“猪食槽”。

当不法分子通过“虚拟的假身份”获得恋人认可以后,通过会以投资、现金拆借、冲抵网络平台流水等接口向恋人提出金钱上的交往,而陷入爱情中的人们往往急于证明自己的爱情是纯洁而不受金钱影响的,又或者在双方共同投资、打造一份事业的美好愿景下,不断投入金钱,以至于到后期越陷越深、钱越投越多,甚至自己反过来说服自己或身边的人,逐渐陷入金钱骗局的深渊。

05

让人心惊的精准诈骗模式

骗子把大数据作为信息诈骗的工具,对个人信息数据进行分析和分类,并根据用户信息的特点设计诈骗环节和故事,进行“精准诈骗”。

有了大数据,你的衣食住行统统有据可查,稍加分析,就能判断出你是纯土豪还是真屌丝。从原来的“广撒网”愿者上钩,到现在为你量身定制“专属骗局”,诈骗个案的金额越来越巨大,数额上百万或千万的案例也越来越多。

传统诈骗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因为诈骗者很难事先就选择诈骗对象,并对之进行详细信息收集,犯罪分子的诈骗具有很大的随机性,甚至是存在碰运气的心理。

而在网络普及之后,个人信息或多或少都在网络中留有痕迹,诈骗者可以自己利用网络技术盗取大量个人信息或者通过一些违法渠道购买个人详细信息,之后再对大量数据进行挖掘、筛选,选出目标诈骗群体,继而根据获取的个人姓名、年龄、工作、身份证号等信息设计骗局,进行诈骗。

“云相亲”乱象频发,治理势在必行——对于云相亲乱象,人民网和新华网同样有相关的点评。

婚恋交友乱象频出,平台难辞其咎。压实婚恋平台主体责任,势在必行。网络安全法明确要求,网络运营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等服务时,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婚恋平台有责任、更有义务严格执行。社会信用体系与婚恋平台也应打通查询壁垒,婚恋平台既要核实用户“靠谱度”,又要依法保护用户隐私。

(编辑:张毅)

主营产品:超声波模具,热熔机械,超声波转盘机械